洪泰基金盛希泰:下沉、深挖,中国仍有巨大红利

只要下沉、深挖。仍大有可为。

作者 / 局内人 出品 / 公众号“星起”(ID:StarupNO1)

在经济下行周期,市场情绪略显低迷,但洪泰基金创始人、洪泰集团董事长盛希泰对中国创业投资市场仍有非常大的信心,他认为中国依旧处于创投的黄金时代,即使在经济下行的环境下,中国内地仍然面临市场规模红利、移动互联网红利、洼地红利、物质积累红利、制造业升级红利、企业规模市场巨大等六大红利。

在技术方面,高端制造企业正在崛起,实力愈发明显;中国to B市场潜力很大。中国企业法人达3500万家,每天新注册工商企业1.94万家,中国的to B相当于欧洲的to C。盛希泰相信,中国未来市场前景巨大,投资人、创业者只要下沉、深挖,仍大有可为。

专访浓缩精华版VCR

Q1:今年如何掌握投资节奏?(01:09)
Q2:下沉市场看好哪些机会点?(08:40)
Q3:对洪泰这五年的发展满意吗?(09:51) 

Q:今年的投资环境和您预期的相比是变差了还是变好了?

盛希泰:好和差都是相对的。其实去年到今年我感觉都不太好,中国可能90%的基金没有募到新钱,不过这也符合国际规律。在硅谷,90%的基金都搞不到第二期基金,中国的比例应该会比90%还高一些。另外赶上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很多政策在变化。

总的来讲今年比去年差一点。不过还是分机构,每一家机构情况不一样。洪泰所有工作,募投管退都在有序展开,并且比去年还好很多。

Q:洪泰在哪些方面相比去年有了突破性进展?

盛希泰:和去年相比,我们从募资速度、基金规模,到产品线的延伸都有很大的进步,投资的项目也更加丰富了。我们今年的投资主要分为四大方向:

一,AI大数据,这是洪泰的王牌领域,这一点我们非常有自信,我们已经投出一批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洪泰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是可以跟任何一家机构比拼,这点毫无疑问;

二,智能制造,也叫先进制造,这一个我们也做得也不错,我们孵化的洪泰智造,对于我们拓展边界和服务有非常大的帮助;

三,医疗大健康,我们在这个领域有三个合伙人,投资了几家很出色的企业;

四,消费,消费的概念范围比较宽泛,也包括教育,我们也投了不错的项目。

Q:洪泰除了坚持这四个方面的投资,有没有根据市场环境做一些调整?

盛希泰:节奏没有变化,该投的还是要投,项目觉得不错,不会因为没有子弹或者是环境发生变化影响我们的决断,一点儿都没有影响。

洪泰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是常识。今年8月31号我们年中工作会议,我反思洪泰过去五年没踩过什么坑,我在很多场合讲,很多投资人要么不懂常识,要么就是觉得自己可以跨越常识,第二点其实更可怕。什么叫常识?就是说人话,一加一等于二是常识,收入减成本等于利润是常识,一个企业不烧钱才能活这是常识。

从去年开始,一二级市场倒挂,今年WeWork上市失败,两个事件是连续的,只是到达顶峰而已。一级市场也看二级市场的形势,投资界也是这样。我做投行出身,我原来的客户,辛苦了十年二十年,一年一两亿收入,市值一二十亿人民币,凭什么你一上来不挣钱就这么高估值?

我经常说一句话,任何阶段的企业,利润乘以市盈率等于市值,这是天理。这方面洪泰保持的很好,你别跟我扯什么估值,如果太高了再好我也不投,你太高了我不赚钱。所以洪泰的投资逻辑就是常识。

Q:很多机构受环境影响,收紧节奏,您看上去还是很有信心,是看到哪些很有潜力的领域吗?

盛希泰:去年有一篇文章讲“中国创业黄金时代过去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中国未来很多年都会是黄金时代。我想展开说一下,中国未来将会面临六大红利:

一、市场规模的红利:从人口规模来看,中国和美国有四倍的差距,但是消费能力可能是四十倍的差距,开玩笑说,中国除了华为之外还有一个“核武器”就是“大排档”——你到中国很多县城看看,夜市都很丰富,其他国家根本不可能有。这是中国市场规模、消费潜力的很好体现。

二、移动互联网的红利:移动互联网让中国人第一次实现技术领先,甚至领先美国半步。但是移动互联网主要渗透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二线城市,在四五线城市和县城没有完全渗透,这些地方的机会无比巨大。

三、洼地红利:不管创业还是做投资人,只活在他自己的圈层是没有出路的,什么意思?中国有14亿人口,可能有14个经济体,只活在自己的世界是没有出路的。中国社会圈层太复杂,做企业就必须打破传统圈层。 

四、物质积累的红利:中国人有钱了是一个主旋律,整体都在消费升级,只是升级的程度不一样,你不可否认过去40年的积累是有钱了,这是我们人口跟印度的区别,我们质量远远高于印度,就是人 的质量,是因为物质积累不一样所以质量高很多。 

五、制造业升级的红利:华为只是一个小开始,华为之外中国还有很多优质的企业、制造企业在崛起,中美贸易战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进入了美国人的地盘,跟他抢夺饭碗。原来美国80%的玩具是从中国进口,40%的服装、40%的家具从中国进口的,而现在中国开始在高端制造领域跟美国竞争,这也反映出中国高端制造业正在崛起。

六、企业规模的市场红利:中国企业法人3500万家,这个数字很不可思议,中国现在每天新注册工商企业1.94万家。中国3500万家企业法人,相当于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的人口,中国to B就是欧洲的to C,to B企业的发展才刚刚开始,机会无限巨大。

我在很多场合都会讲我对中国市场、中国未来充满信心,因为这几个因素别的国家都没有或者不可能六个因素都存在,所以我对中国创业投资有非常大的信心。

Q:您刚刚还提到非常看好下沉市场,您主要看好哪一些机会点?

盛希泰:你到县城这一级去看一下,会发现很多玩法跟一线城市完全不一样。像90年代常见的一些品牌皮尔卡丹、花花公子、鳄鱼,现在北京、上海、深圳已经没有人穿了,但它们在县城、农村仍然非常受欢迎。

像我小的时候一个县城和北京差距没有那么大,都是黑白电视机,而现在中国县城和北京差距何止十年?移动互联网渗透程度不一样,城市化进程的速度和程度不一样,再加上这一代年轻人的消费习惯和思维方式不一样,各个领域都会有机会。

Q:您看一个项目的时候,觉得这一个项目比较好应该要投资但其他投资人觉得不太行,你们是如何达成一致意见的?

盛希泰:首先不一定达成一致,可能也达不成一致。

投资人对给你钱的人是要有信托责任的,不是想干嘛就干嘛。我曾经反思过,投明星项目和平均回报哪个重要?肯定是平均回报比投明星项目更重要,任何阶段的创业都有可能失败,失败了不就颗粒无收吗?投资人必须要给LP一个稳健的回报,今年50%,明年80%,后年亏15%,不能这样,每年稳定8%就很好,稳定预期很重要。

我们不会投得很差,在整体上会有一个均衡,充分发挥合伙人的力量,发挥核心成员的力量。投决会上会争论很激烈,没有情面可言,但不会影响大家的关系,这是洪泰目前为止走得不错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Q:我们观察到目前VC机构越来越多,有一些基金越来越平台化,注重投后服务,有一些比较坚持单兵作战的能力,您是如何看待这一个问题?

盛希泰:这不矛盾,每一个优秀的合伙人都应该成为“阻击手”,同时在一个平台上大家相互协同、相互借鉴,这样更有利于投到很好的企业,如果平台能力比较强的话对应投后的服务能力也比较强。

洪泰是一个“插线板”的平台模式,本身是一个平台大流量,大家共同飞翔、共同支持,在这样一个“插线板”上,要求我们合伙人各自要负起责任来,权责对等。

Q:洪泰刚刚满五周年,您对这五年满意吗?

盛希泰:这五年非常辛苦,我有满意的地方也有不满意的地方,总的来说还可以做得更好。

最大开心就是,第一洪泰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团队,洪泰现在叫做强者如林、狼虎遍地,整个投资团队非常强大;第二,我们投了一批不错的企业,和一批优秀的创业者共舞;第三,我们建立了很好的机制、很好的企业文化,积极向上的团队文化。这三点是我最骄傲的。

本文已注明来源和出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您可以告知我们(点击此处)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