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最新研究报告提出:未来30年全球化转型有五大方向

中国依靠着全球化的浪潮实现经济高速发展,可全球化发展至今,也已然到了瓶颈或者是十字路口,如果我们再按照过去的玩法去看待全球化的话,必然被时代淘汰。那么“新型全球化”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呢?

作者 / 江平舟 出品 / 公众号“微观系列”(ID:weiguanx)

我们都知道,全世界最得益于全球化的就是中国,在过去20年里,中国依靠着全球化的浪潮实现经济高速发展,完全可以这么说,没有全球化浪潮,就不会有中国的经济浪潮。可全球化发展至今,也已然到了个瓶颈或者是十字路口,如果我们再按照过去的玩法去看待全球化的话,必然被时代淘汰。那么“新型全球化”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呢?

不管是在国家政策制定,还是企业的投资发展,抑或是个人的职业规划与财富投资,都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当然看报告不会给你带来收益,也不会让人获得什么实质提升,但它能让你掌握“信息”,积累“趋势”。这世界没有比“信息”更宝贵的东西了。“信息”决定一个人的天花板能有多高,更决定他的突破空间能有多大,掌握信息越多的人,眼界越开阔的人,往往是越成功的人。

麦肯锡是世界最知名的策略咨询公司,其提供的报告也被世界认为是最专业及最具有前瞻性的。报告《全球化大转型》中,其提到了五大转型方向:

  1. 商品贸易日渐萎缩;
  2. 服务贸易快速增加;
  3. 劳动力成本重要性持续下降;
  4. 创新研发越发重要;
  5. 区域贸易更加集中。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全球化两大贸易板块,一大商品贸易,一大服务贸易:汽车,玩具,打火机,大豆玉米葡萄酒,这种都属于商品贸易;专利,旅游,版权,这种都属于服务贸易。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2017年,商品贸易总额17.3万亿美元,服务贸易总额5.1万亿美元。其中商品出口贸易却是在持续下滑的。从2007年到2017年,出口占全球化价值链总产出的比例,从28.1%下降到22.5%。而且虽然看起来“商贸”总额仍是“服贸”总额的3倍多,但“服贸”的成长速度,比“商贸”快60%,其中尤其是电信IT,商业服务,专利授权,旅游留学等服贸区块,每年都以200%,甚至300%的幅度在增加。

在全球化转型中,商贸的重要性日趋下滑,服贸的重要性日渐上升,这预示着制造业尤其是低端制造业将受到不得不转型的打击,另外这也体现在全球各区域的消费状况。

1995-2030:

▲ 图片来源:麦肯锡报告

上图是发达经济体在全球化消费中的占比。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就是在过去发达国家是全球化消费的大头,尤其是在1995-2007这个阶段。在这阶段里,全球发达经济体消费了81%的全球化商品,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中国人给美国打工,给欧洲打工。中国那些没日没夜加班的血汗工厂,给全球发达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商品。这种情况就直接反应在图上。

而等到2017-2030这个阶段,根据预估,发达国家消费全球化商品的规模,将从原先的81%,大幅降低到49%。其中美洲(图上深蓝色),就是美国和加拿大,其消费全球化产品的能力将从31%,降低到23%,代表着美国人的消费能力,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 图片来源:麦肯锡报告

而从世界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看,在未来2030年期间,全球化消费趋势是这样的:

欧洲发展中国家(淡蓝色),增加2%;

美洲发展中国家(深蓝色),维持不变;美洲发展中国家,基本就是南美洲的巴西,阿根廷,秘鲁等国家。这些国家主要依靠农业出口和矿物出口,加上是美国后花园,政局始终动动荡荡,所以在未来消费能力上不会有太大变化。

亚洲发展中国家(黄色),增加2%;在评估和统计中,由于中国体量过大,所以被单独拉出来,这里的亚洲发展中国家,指的是东南亚国家,还有就是被评估报告遗忘了的印度……

最后就是被单独放出来的“特殊发展中国家”:中国(红色)部分。中国从2017-2030年间,全球化产品的消费能力将从10%上升到16%。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中国从1995-2007的全球工厂,转型成为2017-2030的全球市场。

如果我们将这两幅图放在一起看的话:

▲ 图片来源:麦肯锡报告

左边发达国家,右边发展中国家。美洲发达国(美国与加拿大),2030年全球化消费占比下降到23%;中国一国,2030年全球化消费占比上升到16%。这已经足以让西方国家警惕了。

我们再来看一张图: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上图是全球各区域贸易联系,占世界总贸易量的比重:

亚太地区贸易比重,52.4%;

欧洲28国贸易比重,63%;

北美NAFTA贸易比重,40.7%。

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美国,在近几年要不断不断的去挑战世界贸易体制,要反全球化了。因为特朗普认为,全球化对美国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东西。从经济贸易上来看,全球化让世界各区域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对美国的依赖度越来越低,尤其是在亚太地区和欧洲地区,这两块地区的区域经济占比已然远远超过美洲地区的影响力。那这样会形成一个什么严重局面呢?看下图: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他会形成一个世界格局:从原本的以大西洋为分界构成的美洲板块与欧洲板块两大中心,慢慢演变成一个“世界岛”,即一整个完整的,以欧亚大陆板块中心的局面。简单讲就是,如果任由欧洲和亚太在经贸上不断加深紧密合作的话,那美国所在的美洲就会被“边缘化”。世界的核心将成为一个欧亚大陆的“世界岛”,而美国所在的美洲大陆,则成为一座孤悬于“世界岛”外的孤岛。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这是一个在未来30年,50年,最重大的世界格局变化。美国他看到了吗?美国当然看到了,而且看的很清楚。那美国的应对策略就是,或者说特朗普的应对策略就是:破坏你们的合作,趁着我美国影响力还是如此大的时候,竭尽全力的去破坏你们欧亚地区的经贸合作,以此来避免我美国在未来50年后,真的沦为世界孤岛,世界的中心真的从两大洋,转移到欧亚去。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其实话说回来,美国无法打造自己的区域经济影响力,完全和他损人不利己的国策有关。世界两极,中美两大国都有众多邻国,中国对于周边国家的策略是投资投资再投资,把周边二流国家给拉起来,卖我中国的东西,输出我中国的价值。

可美国呢?南美洲地方够大吧,土地肥沃,矿产丰富,可美国对待南美洲的策略就是两个字“打压”。美国是希望南美洲越乱越好,不断干扰甚至颠覆南美政权,最好南美洲全都陷入内战,这样对我美国就不会有任何威胁。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正是基于中美两国在国策上的根本不同,才出现了上面这张图的,亚太地区贸易紧密度和影响力与日俱增。而美国所在的美洲大陆,其对全球的贸易影响力却持续下降。所以对美国来说,要继续维持核心和强权,要么改变敌对的国策,加强亲善南美国家;要么继续做流氓,破坏欧洲团结,破坏亚洲团结。显然美国是选择了后者。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肢解欧盟,是美国的重要目标之一。离间中国周边国家,同样是美国的重要目标之一。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肢解欧盟,八字还真有了一撇。欧洲议会五月选举,或许会给美国人带来“惊喜”。那另一撇就看欧洲的民主力量,能否抵挡得过极右翼的民粹力量了。

劳动力成本的重要性将大幅降低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在老旧的“全球化时代”,全球的贸易比较优势,主要来自于劳动力优势。这点我们应该都很清楚,中国版“世界工厂”的快速崛起,主要就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优势,中国的劳动者不光多而且廉价,而且也非常的勤恳和吃苦耐劳。所以在短时间内,大量的发达国家将工厂从本国迁出,挪到中国来设厂,利用中国的低劳动力成本,大肆发财,而中国也靠着低劳动力成本,快速发展。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这是过去我们对“旧全球化”的认知,而今在“新全球化时代”,劳动力成本的优势将越来越低。其实我一直很反对一个看法,就是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现在高了,中国制造业寒冬来了,外资把工厂从中国搬到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去了。但实际上, 劳动力在生产要素中占据的地位,越来越低。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现实,2017-2018年,只有18%的商品贸易,来自劳动力成本优势。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其占据全球贸易的份额从2005年的55%,快速下滑到2017年的43%,并且在未来,这个下滑趋势只会越来越大,绝不会再增长了。究其原因,是因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大力发展,让一些梦想着模仿中国模式,靠着中国式劳动力成本崛起的东南亚国家,美梦破碎。在工业4.0时代,在一条生产线上,你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这也是未来“全球化2.0时代”的一个重要趋势转变方向,即全球化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变为资本密集型制造业。资本家需要的不是对于低廉劳工的投入,而是对于智能生产线的投入。这一全球化2.0趋势,势必将打碎一些低收入国家,靠着低工资来崛起的美梦。另外作为企业家,如果还在想着怎么将工厂搬到工人成本更便宜的地方去的话,那你这个企业在未来必定是难以生存的。

全球化2.0正在奖励舍得投入创新和研发的企业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在全球化2.0时代,产业研发的资本支出持续上升。越是具有前瞻性的企业,越将大笔收入投入到创新和研发中。如上图机械和设备公司将36%的收入用于新产品和无形资产的研发(专利权);而制药和医疗设备公司,更是将收入的80%用于创新和研发。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另外一大创新服务领域是在互联网服务,至于像传统的能源领域,比如那些以卖天然气和石油为生的国家,其产业创新能力很低。而通过不断的创新投入和研发,研发所带来的收入份额,也从2000年的5.4%,上升到13.1%。根据预估,到了2030年,研发所带来的收入效应,将超过30%。简单讲过去资本家以低劳力成本来获取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资本家再想要获取暴利,那只有技术垄断,或创新革命两条路。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再来看全球化贸易的价值链结构。我们说一个产业或一项产品,其价值链主要分为三部分:上游研发;中游生产;下游销售。

全球化1.0时代,上游研发是被忽略的一部分。企业主要精力是放在多招廉价工人,多生产,或者是绞尽脑汁推出各种销售手段,来提高销量。而在全球化2.0时代,新的趋势是中游生产端的价值正在不断减弱,上游研发端的重要性则不断上升,下游的营销和售后服务,也有一定比例的上升。也就是说,一场重研发和营销,轻生产的价值链变革,已经开始。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全球化是一场与科技革命紧密相关的世界格局大战。目前来看主要的参赛三方,中国和欧盟是力主全球化的,而美国的特朗普政府则力反全球化。凭借着目前尚存的霸权优势,美国确实可以暂时挡住新全球化的浪潮,但只要西方还是资本主义信条,只要资本家务求不断逐利,那全球化2.0的趋势,就是势不可挡的。

▲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全球化1.0,已经给一大批发达国家的中低收入群体带来较为严重的生活危机,工作机会外流,降薪,失业,生活大不如前。而全球化2.0,从其呈现出来的面貌来看,将给更多的国家,不管你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中低收入群体,带来更为严重的生存危机。价值链中,过去占据重要位置的生产端将快速被智能生产取代。

▲ 格力无人工厂
▲ 大众无人工厂
▲ 盛虹无人化纤厂▲ 图片来源:微观系列

一座座无人工厂的诞生,让剩余的劳动力,要么涌向上游的创新研发端,要么流入是下游的营销销售端。过去一大群人挤在一条生产线上,一声不吭干一天的场景,一去不复返。当这一阶段普遍来临的时候,如果政府无法给与人民积极的就业辅助和引导的话,那全球化2.0,对很多人来说,其实是一场灾难。它将真正促成,富者恒富,贫者毫无价值的局面出现。

本文已注明来源和出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您可以告知我们(点击此处)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