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合建5G 接入网,开启5G共享新纪元

5G共建共享已不再是纸上谈兵了,随着中国联通9月9日晚间的一纸官方公告,传言许久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共建共享5G网络”成为现实!

作者 / 赵小飞 出品 / 公众号“物联网智库”(ID:iot101)

5G共建共享已不再是纸上谈兵了,随着中国联通近日的一纸官方公告,传言许久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共建共享5G网络”成为现实: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与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签署《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

在5G建设的前夜,中国的两大运营商率先开启5G网络实质性的共建共享探索,给全球运营商树立起一个标杆。从双方合作协议书的几个关键词中,我们可以一窥这一重磅合作的重大意义。

关键词一:接入网共建共享

在双方的《合作协议书》中明确提出:联通运营公司将与中国电信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接入网络,核心网各自建设。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将从商品到货币的转换比喻成“惊险一跃”,那么共建接入网,也可以说是运营商之间开展实质性共建共享的“惊险一跃”。为什么这么说呢?然4G时代有过小范围接入网共享,但共建一张全国性接入网,这在中国通信史上是前无古人的,在大部分海外市场中也没有先例。因为接入网是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核心资产,将自身核心资产拿出来共建共享,可以说运营商真正迈出了共建共享的第一步,共建共享壁垒已开始被打破。假以时日,在合适的商业模式下,包括核心网等其他核心资产共建共享的实现也不是没有可能。

显然,接入网的共建共享将直接给联通和电信带来网络投资的大幅节约。因为接入网投资是移动运营商投资的核心部分,占总体投资比例高达60%-70%,5G时代这一比例甚至可能高达80%。

共建共享在全球通信行业并不陌生,但大多数所做的工作仅仅是所谓的“无源共享”,最为典型的即铁塔和站址的共享,包括今年7月沃达丰宣布成立欧洲最大的铁塔公司来应对5G高投资,最先落地的也是无源共享,而共享运营商核心基础设施的有源共享还在探索中,主流大型运营商并未做到核心基础设施大规模共建共享落地。

3GPP很早就考虑到了有源网络共享,明确要求终端、无线接入网和核心网侧都支持5G网络共享功能。中兴通讯专家肖迎曾在《5G网络共享解决方案》一文中解读了3GPP推荐的网络共享方案,即MOCN和GWCN两种模式的共享网络架构。其中MOCN(Multi-Operator Core Network)指一个无线接入网可以连接到多个运营商核心网节点,可以由多个运营商合作共建RAN,也可以是其中一个运营商单独建设RAN,而其他运营商租用该运营商的RAN网络;GWCN(Gateway Core Network)是指在共享无线接入网的基础上,再进行部分核心网共享。

总之,虽然联通和电信之间只是共建共享一张接入网,但它比独立铁塔公司成立更进一步,绝对是可以载入通信业史册的重要一步。以联通和电信5G网络的规模,加上未来两家运营商面对着的数十亿手机和物联网用户规模,会为全球电信运营商有源共享提供一个范例。

关键词二:频谱资源共享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合作协议中明确进行5G频率资源共享,中国联通在其官方公告中也指出:“本公司认为,与中国电信进行5G网络共建共享合作,特别是双方连续的5G频率共享,有助于降低5G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高效实现5G网络覆盖,快速形成5G服务能力,增强5G网络和服务的市场竞争力,提升网络效益和资产运营效率,达成双方的互利共赢。”可见,频谱资源共享足以成为双方共建共享的另一亮点,同时也是接入网共享必要的一步。

众所周知,工信部已向三大运营商颁发5G频谱,中国移动获得2.6GHz和4.9GHz两个频段共计300MHz频谱资源,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获得3400-3500MHz和3500-3600MHz频段各100MHz频谱资源。从频谱分配来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频段相邻,双方共享的话意味着各自可使用的频谱资源将扩大一倍,对扩展频谱带宽并提高频谱效率是不言而喻的。

频谱共享技术也是5G时代的关键技术之一,动态频谱共享、多运营商频谱共享等方面技术已经出现。例如,3GPP引入了5G NR频谱共享研究,将频谱共享作为5G标准中的组成部分;我国的IMT-2020(5G)推进组也在进行频谱共享专题技术研究;华为、爱立信等通信设备厂商也推出了成熟的频谱共享方案。

然而,频谱共享并未实现大规模的应用。本次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决定共享5G频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次大规模频谱共享应用实验,将为业界带来又一个规模化示范。

关键词三:谁建设、谁投资、谁维护、谁承担网络运营成本

在双方的合作协议中,“谁建设、谁投资、谁维护、谁承担网络运营成本”这句话被专门提出,笔者认为这无疑是双方共建共享中商业模式的基本原则。

业界不少专家认为,5G网络的共建共享在技术上的难点并不大,难的是运营商如何协商出一个合理的共享商业模式。“谁建设、谁投资、谁维护、谁承担网络运营成本”这句话道出了两家运营商之间权责的划分,权责明确有利于利益的分配,从而促进商业模式的落地。

具体来说,双方划定区域,分区建设,各自负责在划定区域内的5G网络建设相关工作。在双方的合作协议中,已经对网络建设区域做了具体划分:

双方将在15个城市分区承建5G网络(以双方4G基站(含室分)总规模为主要参考,北京、天津、郑州、青岛、石家庄北方5个城市,联通运营公司与中国电信的建设区域比例为6:4;上海、重庆、广州、深圳、杭州、南京、苏州、长沙、武汉、成都南方10个城市,联通运营公司与中国电信建设区域的比例为4:6)。联通运营公司将独立承建广东省的9个地市、浙江省的5个地市以及前述地区之外的北方8省(河北、河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山东、山西);中国电信将独立承建广东省的10个地市、浙江省的5个地市以及前述地区之外的南方17省。

当然,覆盖中国15大城市、27个省份的大规模的网络共享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创举,投资运维方建成接入网后如何定价、如何向使用方收费确实没有先例。不过,明确了各个地域的具体承建运维方,可以让各自成本核算得到明确,在此基础上根据市场供求关系进行定价就具备了一定的基础。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5G网络共建共享的实践,在很大程度上也给全球运营商大规模共建共享的商业模式树立一个标杆。

关键词四:同等服务水平

双方公告中还提到:双方联合确保5G网络共建共享区域的网络规划、建设、维护及服务标准统一,保证同等服务水平。在笔者看来,同等服务水平既是双方进行网络共建共享必须达到的KPI,同时也意味着两家运营商在无线接入网侧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同质化。

由于两家运营商共用一张接入网,接入网不可能具有差异化,差异化就在于各自的核心网、业务支撑系统、市场开拓能力、产业生态能力等方面。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也提到“双方用户归属不变,品牌和业务运营保持独立”,那么两家依然需要开展竞争,其竞争能力就来自于接入网以外的元素,比如基于核心网的网络切片服务、物联网平台能力、对产业联盟成员的服务等。

不过,由于两家共用一张接入网,大大降低了5G网络投资的成本,相对于中国移动需要自行投资5G网络来说,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或许具备了5G成本优势。此举是否会促进中国移动也主动开展网络共建共享的决策?中国移动共建共享的对象是谁?

当然,一项改革的推进不可避免要打破原有利益格局。两家运营商的共建共享也带来一系列后续问题。根据昨晚自媒体的分析,典型的一个问题是共享后两家公司原来做该项工作的人员归属问题,比如中国联通承建北方8省接入网,那中国电信在这8省公司中的网络建设、运维人员以及外包厂商将何去何从?同样,中国电信承建的南方17个省中联通网络建设、运维人员何去何从?

这只是其中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或许还有很多新的问题将陆续浮出水面。

但不论怎么说,共建共享确实带来明显社会资源节约。中国铁塔曾对5G站址共建共享中做出预估:预计5G建设中将会新增站址300万个,其中260万个站址将利用社会资源解决,另外40万个站址为新建站址,可减少投资2500亿元,节省土地8万亩,水泥5000万吨,钢材1500万吨。这只是无源共享的结果,有源共享将带来更大的节约。

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开展5G网络共建共享,在中国通信业史上首次开启大规模有源共享,对于全球通信业也具有明显标杆作用,期待5G时代更多共享商业模式的到来。

本文已注明来源和出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您可以告知我们(点击此处)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