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会和机器人谈恋爱吗?

人造玩偶可以满足生理需求,早已不是新闻。这样一个现实情况难免让人不去构想——在未来,是否有人愿意跟人工智能谈恋爱?一个为你专门定制、充分了解你的理想伴侣,无需苦心追求和担忧分手,一切都是你想要的模样,只是需要充电。对于这样一个还只存在于脑海之中的未来,评论观点却早就向着相悖的两端明确分化,且各自的理由都很充分。

作者 / Orge Castellano 出品 / 公众号“利维坦”(ID:liweitan2014)

2048年6月6日,在10分钟的运动之后,诺亚(Noah)走进热水淋浴里,思索着即将到来的约会。

他想要给对方留下一个性感的好印象。他扣起在军绿色紧身夹克下的衬衫,喷上他最喜欢的木香古龙水,希望这个味道和精致的打扮能够吸引到他的新爱人。

在过去的一个月,诺亚一直在和她联系,但他即将要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见到她。他收拾了房间,点上红色的香蜡,在桌上放了一些异国风情奶酪和法国红酒,不安地坐下。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轻拂她的头发,感受她柔软的双唇,探索她的一切。安娜贝尔(Anabelle)是一个安静内敛,修养良好的年轻女子,她的生活鲜活精彩。只涂鲜红色口红,并且痴迷于高跟鞋和黑白波点裙,正如今晚穿的这件。这次她搭配了一件白色丝质衬衫和长款透明乳胶风衣。她和诺亚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都喜欢邪典电影,最喜欢的作家都是弗吉尼亚·伍尔夫,并且都视巴黎为浪漫之城的代名词。

他们终于见面了,火花四溅。晚餐进行地非常愉快,这期间他们都很兴奋;在每回对话之后,他们会激动地抚摸对方的身体。她简直是完美的化身,符合他对女人的一切幻想。他已经坠入爱河。

安娜贝尔没有任何其他选择,除了顺从他的需求。在两万美元和一连串的个人偏好测试之后,她实际上是一个专属机器人,一丝不苟只为他量身打造,来满足他的一切欲望。但是她的一切都极其逼真,感情的链接,性吸引,她也拥有自己的思想。她体内的一切都被精心编程,包括那颗律动的心脏。

Geminoid F(F代表女性female)是日本机器人专家石黑浩(Hiroshi Ishiguro)制作的一个女机器人。“出生于”2010年的这款“仿真美女”,外形以20多岁的日俄混血女性为模本,会做出眨眼、微笑、皱眉等65种不同面部表情,皮肤由柔软的硅胶研制,肤色逼真度极高,更能像真人发声、对话、唱歌,远看几乎与真美女无异。© Wired

现在有很多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已经越来越难和他人共同持有一份传统的关系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这些人提供一定程度的陪伴,或者说陪伴的幻觉。——马特·麦克木伦(Matt McMullen)

上述的反乌托邦场景像是一本关于AI机器人的科幻浪漫小说,虽然看起来遥远而又不真实,且很刻意,但是真相却是,这样奇幻的场景,也许比我们想的要更贴近事实,尤其是当我们对未来的构想囊括了时下社会中太过普遍的孤独。

在现代的世界,我们线下的互动越来越少,线上越来越多,因此未来AI和机器人公司会变成帮助我们建立亲密关系的建筑师,这样的大胆想象也不会显得荒唐离谱。现如今,年轻人更倾向于在线上勾搭且发生线上性关系,而不去在现实生活中与人建立亲密关系。

《西部世界》第一季剧照。© 豆瓣电影

这个主题其实早已被许多电影探讨过了,例如亚历克斯·嘉兰(Alex Garland)的《机械姬》(Ex Machina,2014);《她》(Her,2013);以及新黑色电影《银翼杀手2049》,以及类似的电视剧《黑镜》与《西部世界》。

在《她》里,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的角色爱上了一个虚拟的操作系统。在《银翼杀手2049》中,我们看到K警官和乔伊(Joi)的情感纠葛,一个批量生产的全息人工智能专为满足伴侣而设定;K警官完全控制并拥有她,她顺应他的情绪和个性,事实上是为他而活。

在《黑镜》的一集获奖剧集中:圣·朱尼佩洛(San Junipero),一个为老年人和临终病人所创造的全新世界,人们在里面可以逃避真实世界,并且体验永恒的往生世界。在这个剧的另一集里,一个年轻的寡妇使用电脑软件收集了他死去丈夫的全部线上数据,创造了她死去丈夫的人工智能版本。在HBO的《西部世界》里,机器人被男男女女用来满足性欲。

所有的疯狂幻想,因为娱乐需求被制造出来,描述未来世界AI机器人与人类的爱恨情仇,也完美符合人们对科幻电影的期待。而这些影视情节之所以看起来并不牵强附会,因为这个领域的科技已经演变得足够发达,事实上,我们正在见证一场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壮大的革命,那就是可以替代人类爱与性的机器人的生产制造。

然而,科技可以改变我们如经营恋爱关系和性生活的方式吗?这又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哪些后果呢?

虚拟女友Azuma Hikari。© Goboiano

比如,一家名为Vinclu的日本公司,在2017年12月创造了Gatebox。它一个圆柱形的盒子,里面住着一个全息影像生活助理,名叫Azuma Hikari。它类似于Amazon Echo音箱,但相比较下,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众迷恋动漫亚文化的日本单身男子的亲密伴侣,而这些单身男子正极度饥渴,渴望爱的滋养。

RealDoll。© Indiatimes.com

RealDoll是另一个产品,专为他的使用者量身定做。这些逼真的性爱机器人是一家在加利福尼亚圣马科斯的名为Abyss Creations的公司制造的。这些娃娃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版本,并且一大特色是拥有极度逼真的性器官、硅胶皮肤以及不锈钢关节。但是真人尺寸的硅胶模特也远远比不过该公司最新产品——RealBotix,一个融合了名叫Harmony AI引擎的仿真娃娃。

RealBotix可以根据拥有者的需求来思考和学习。他的创造者马特·麦克木伦(Matt McMullen)声称,这个娃娃是“一个伴侣替代品,其作用在于制造一个幻想,或者另一种现实。这些仿真娃娃拥有聆听、记忆和自然交谈的能力,就如同一个真人”。

所有这些研发出来的替代性科技产品都是史无前例且惊人的,目的是让人们参与到强烈的、富有感情的和与性有关的关系当中去。但同时,也产生了很多问题,这些体验爱的新形式会不会让我们失去“人性”,以及这些互动会不会对我们传统的性与爱产生影响,并且在长期作用下取代我们的认知和情感,这些都值得思考。

歌手王力宏《A.I. 爱》中也表达了人工智能和人类相处的困惑。© SupChina

《机器人的性与爱》(Love and Sex with Robots)的作者大卫·莱维(David Levy)在他惊世骇俗的书中写道:机器人的爱情将会像人与人之前的爱情一样正常。他还认为机器和人工智能将会是解决人类亲密关系问题的答案。

“现如今生活空虚的人有极大的需求,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人去爱,也没有任何人爱他们。如果这些悲惨的人突然间拥有了陪伴,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一个更快乐的地方。我认为这是造福人类的一项服务。”

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教授劳拉·博曼博士(Dr. Laura Berman), 最近在谈及关于类人机器人的未来用途时说道:“有很大一部分人在社会层面上、情感层面上以及生理层面上都被孤立了,而科技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赐之物,因为他们可以利用科技为自己创造一个社会支援体系。

除此之外,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表明,人们或许真的会对科技产生亲密的情感,因为“我们的大脑并不只为21世纪的生活打造的”。因此,或许按照现在的速度,和机器人发生关系将会变成现实。但我们如此痴迷于完美,在我们正在迈向的未来世界里,是否与机器人完美的爱情会取代了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爱情呢?

(www.sitepal.com/pdf/casestudy/Stanford_University_avatar_case_study.pdf)

例如,在《与人工伴侣的亲密接触:社交,心理,伦理和设计主要问题》(Close Engagements with Artificial Companions: Key Social, Psychological, Ethical and Design Issues)一书中,作者就指出,为了制造出一个恋爱机器人,科技公司必须要解决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机器必须要能够觉察出用户的情感信号,进而合成自己的情感反馈信号,然后计划并且输出情感推理结果。

与机器人和AI的爱情承载了许多伦理道德问题,爱也许是人类情感中我们所能经历的最强烈的一种。它是一种极其复杂深刻的普遍情感,极其难以通过电脑编程写进模拟装置里。并且爱,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不同的,在性亲密之外还有非常广阔的意义和动机

在中国广东中山某工厂组装的机器人玩偶。© Mirror/REUTERS

爱不光光是行为表现。在我们设计机器人时,让其能够预测人类行为是很重要的,但是不应该为此愚弄人们,以至于让人们对机器产生过多的不该有的情感。爱是一种强大的情感,我们很容易被它操控。 ——约翰·P·苏林斯(John P. Sullins)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信息学院教授邦妮·娜迪(Bonnie Nardi)认为,现如今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他们会爱上自己的电脑,“然而他们却希望爱是如此简单”。她继续说道,“如此的可操控,如此的易得。正因为我们拥有设计机器的权利,而机器很容易迷惑我们。”

就目前来看,要发展一个用于供养复杂情感幻觉的类人同伴还需要好几十年,它需要具备智慧,自我感知和意识,还要让我们信服它拥有自己的头脑和生活。

约翰·P·苏林斯(John P. Sullings)在他的论文《机器人,爱,与性:建造一个爱情机器的伦理道德》(Robots, Love, and Sex: The Ethics of Building a Love Machine)中写道:此项技术的支持者想象中敏感又体贴的机器爱人,似乎距离我们还有很远的距离。

© Christopher Teh Boon Sung © Christopher Teh Boon Sung

科技不光光能够改变我们的习惯、生活方式、与世界沟通的方式,更能带来负面的黑暗影响。尤其是对一些个体如长者,社会边缘的人等等,与AI的关系,或者与机器人爱情,也许正是在现有的所有方式当中,能够让他们找寻到满足深层性需求的唯一机会。机器人在为人类贡献陪伴和关爱服务的方面,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对全社会而言极大的贡献。

此外,一个机器人可以重新激活爱侣之间性与爱的需求。尼尔·麦克阿瑟(Neil McArthur)写道:机器人伴侣可以帮助平衡关系,因为相比较于真实的人类,由机器人提供的第三方输出服务会没有那么具有毁坏性,因为人们不会将机器人看作竞争对手

然而,这样类型的发明不会将人类分离吗?不会将我们放入一个个肥皂泡吗?这会否只是这些抱着商业目的而操纵大众的公司蒙骗我们的新理由?这将会是一种新型的社会控制吗?这些体验会把我们逐渐从真实的邂逅和有意义的关系中剥离出来,从而被那些虚构的或是模拟关系取代吗?

看来只有时间才能够告诉我们答案了。现在,也许只有科幻电影能够推测未来并且告诉我们现在具有意义的事情,在机器爱人穿越恐怖谷之前。

本文已注明来源和出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您可以告知我们(点击此处)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