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机器学习遗忘的大洲:非洲正尝试建立自己的“NeurIPS会议”

近日,在肯尼亚内罗毕一棵胡椒树下,数百名AI从业者正闲聊着他们的算法。这似乎不是多数人印象中的非洲。没有饥寒交迫的难民、连天的炮火或者龟裂的土地。这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一张张色彩斑斓的海报,标注出各类不同的机器学习系统,例如预测土壤营养,判断农民是否会偿还贷款,以及如何让自动驾驶汽车在开罗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驶。

来源 / medium 编译 / 洪颖菲 出品 / 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理论派经授权发布

过去三年,来自非洲大陆各地的学者和行业研究人员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聚集地:一个名为“Deep Learning Indaba”的会议。在这里,他们开始勾勒起了属于非洲自己的人工智能行业未来。

这一会议汇集了来自40多个非洲国家的数百名研究人员,他们从介绍各自的工作开始,讨论了从自然语言处理到人工智能伦理的所有问题。

参加在南非Wits大学举行的2017深度学习Indaba的与会者

被机器学习遗忘的大洲

Indaba成立于2017年,可以说是对西方人工智能相关学术会议的直面回应。这类西方学术会议是这些来自世界偏远地区的研究人员所难以触及的。

以NeurIPS(神经信息处理系统会议)为例,作为全球最著名的人工智能盛会,改名后的NeurIPS会议一般会在遥远昂贵的度假胜地举行。

2006年和2007年,NeurIPS分别在威斯汀度假村和水疗中心、哥伦比亚惠斯勒的希尔顿度假村和水疗中心举办,不仅如此,会议过程中还有非正式讨论、滑雪和其他冬季运动同期举办。

对于那些经济情况良好的研究人员来说,参加这场会议就像是一场大的度假。但对于来自非洲的研究人员来说,NeurIPS往往是遥不可及的。2016年,会议没有接受任何来自非洲国家的论文。2018年,超过100名研究人员被拒签进入加拿大参加NeurIPS会议。

非洲需要建立“自己的机器学习社区”

2017年,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大学(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的校友和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聚在一起,成立了Indaba。他们以祖鲁语(zulu)命名这一会议,意思是“重要的会议或聚会”。

Indaba的组织者在博客中写道:“如果有一位作者来自非洲的研究机构,那么有几篇论文可以入选?答案是:零。当代机器学习领域整整缺少了两个大洲。”

主办方预计第一届Indaba会议会有约50人参加,但结果出乎意料,近750人提出申请,300人应邀出席。在第二年,Indaba会议邀请了400人,并扩大到13个会议活动。今年,会议规模再次翻倍,有700名与会者和27项会议活动。

2018Indaba会议与会者代表分布图统计

Indaba会议逐渐发展壮大

以深度学习为主题的Indaba会议已经成为非洲人工智能社区的结缔组织。会议不仅为研究人员提供了相互交流的机会,也逐渐发展成为人工智能研究社群的一部分。

这次会议明确了非洲大陆研究人员的目标: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泛非洲技术社区——不是通过重塑现有技术,而是通过为该地区面临的挑战创造解决方案,例如拥堵的交通、保险理赔和以及旱灾预测。

谷歌、微软、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公司为Indaba提供了约30万美元的担保金,但组织者仍坚持要创建一个新的、独特的研究领域——一个免受硅谷控制的净土。

正如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Indaba的组织者和数据科学主席Vukosi Marivate告诉我的那样:“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以我们的方式建立非洲的机器学习”。

今年的Indaba会议在肯尼亚内塔毕大学举行,为期六天。该大学位于内罗毕的Thika Road,这条繁忙的8车道高速公路上,到处都是摩托车、出租车和公共汽车,忙碌的往返于市中心。

Indaba的与会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学生,这也是会议如此关注教育的主要原因。会议的第一天专门讨论了人工智能进修和入门课程,如统计学和建立神经网络的基础知识。

在一周的时间里,这些课程逐渐向更高级的主题发展。与会者参加了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深度强化学习等专业课程。一些人参加了黑客马拉松,在那里他们建立了人工智能,可以自动识别非洲野生动植物以更好地研究和保护濒危物种,另一些人则利用健康数据预测和控制疟疾的传播。

Indaba会议正在吸引科技巨头的注意

每天的会议都以一个主题开始,例如,IBM研究员Aisha Walcott Bryant曾与肯尼亚政府商讨数据收集的相关合作;普林斯顿大学的Ruha Benjamin讲了一门有关编码到算法系统中的不等式的课程;Salesforce的首席科学家Richard Socher谈到了他的团队正在构建更多的通用A.I.系统。

作为非洲最杰出的国际交流会议,Indaba吸引了科技巨头的极大关注。Indaba的34家赞助商中有11家是美国公司,包括谷歌,微软,亚马逊,苹果和奈飞(Netflix)。

Indaba2019的部分赞助商

硅谷公司正酝酿着在非洲大陆进行重大投资。谷歌赞助了非洲数据科学和非洲数学科学研究所等组织。2018年,该公司在加纳阿克拉宣布了其第一个非洲研究中心。与此同时,微软和比尔盖茨基金会向尼日利亚数据科学组织捐赠了近10万美元,该组织希望在未来10年内培训100万尼日利亚工程师。

非洲75%的大陆仍然没有互联网接入,这对当地人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对国际科技公司来说也是一个投资机会。现在在非洲建立业务就意味着从用户开启数字生活之初就与他们建立有价值的关系。最近一份投资者报告显示,Facebook在发展中国家的人均年利润将从2015年的0.90美元提高到2.13美元。

多年来,中国企业一直在非洲的科技基础设施上投入巨资。华为代表肯尼亚政府在内罗毕周边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也正在协助津巴布韦周边研发面部识别监控系统。

Indaba的组织者非常清楚,美国科技巨头资助和举办一个以非洲为重点的会议背后的紧张关系。

Indaba创始人在第一次会议后曾公开表示:“Indaba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国际组织,我们的许多国际演讲者来自国际科技公司,这有可能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最好的工作是在大型科技公司和非洲大陆以外的国家进行的,人们必须离开非洲大陆才能在这一领域拥有有影响力的职业生涯。”

也正因如此,Indaba的组织者目前也正试图平衡国际赞助商和本地赞助商,并强调提供机会给非洲大学和非洲的科技公司。

非洲正建立自己的硅谷

今年的Indaba会议将Maathai影响奖颁发给了南非电信MTN首席改革官Bayo Adekanmbi,和尼日利亚数据科学(DSN)的创始人,该组织培训了数以万计的尼日利亚人,以支持该国的IT部门。

“Indaba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国际组织,我们的许多国际演讲者来自国际科技公司。”

参会的Adekanmbi穿着一件干净利落的白色短袖纽扣衬衫,他的衬衫夹在牛仔裤里。他有着高大的身躯,一只手拿着公文包走路,看起来正准备传播数据科学的福音。他饱受学生们的尊敬。

Adekanmbi希望在未来10年内培训100万尼日利亚数据科学家,因此,他非常重视人才外流的威胁。他表示,“这是一个大问题,人才总是会转移到最集中的领域,如果我们不在这里再建一个社区,人才将继续流失。”

防止人才外流的一种方法是远程工作。因此Adekanmbi启动了一个名为“数据科学家随需应变”的项目,该项目帮助尼日利亚的工程师为世界各地的公司远程工作。

但Adekanmbi表示,“这还不够,那些想从与非洲合作中获益的公司应该在非洲大陆有一个实体存在,并通过投资当地的科技社区来展现他们的诚意。”

他说:“如果你真的希望建立一个包容、公平且知识分布均衡的本地环境,那么企业应该愿意在世界各地建立人才中心和知识库。”

突尼斯A.I.公司Instadeep的联合创始人Karim Beguir是在辞去伦敦金融公司的工作并搬回非洲后创办新公司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创业故事:离开舒适区,创建一个只有两个人和两台笔记本电脑的新公司。他在Indaba教授一门入门数学课程,并举办了两期关于建立初创企业的研讨会,讨论如何找到共同创始人,如何获得最佳税收优势,以及吸引投资者的基本原则。Beguir表示,他并不担心非洲人才外流,他将自己的发展轨迹视为跨洲合作的典范。

对许多非洲人来说,与国际科技巨头的合作关系对他们的工作至关重要。一位来自尼日利亚的工程师Tejumade Afonja参与了一个为期16周的A.I.编码研讨会,该研讨会隶属于全球“A.I.周六”组织。Afonja说:“英特尔的赞助使整个工作得以顺利进行。英特尔要求组织者和讲师给学生提供英特尔的软件或硬件,但不要求任何金钱回报。”

加纳数据保护委员会前执行董事、非洲数字版权中心创始人Teki Akuetteh Falconer表示,“美国科技公司是唯一对扩大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研究技术生态系统抱有浓厚兴趣的组织。老实说,真的无法逃避。我在经营一个非政府组织,我必须为它提供资金。但我的资源有限,而奇怪的是,只有这些(互联网)公司能帮助我”。

Deep Learning Indaba仍在扩展。“能力”一词成为这些致力于为非洲人工智能的未来奋斗的人一次又一次重复的词汇。通过把更多的人才带到非洲大陆意味着这个领域将会留下更多的有价值的研究成果,而且这些研究人才可以培育出有价值的下一代。这也是Indaba被纳入全球深度学习社区的原因。

Indaba还在一些国家开启了新的篇章。

在南非、塞内加尔和索马里等国,目前共有27项IndabaX赛事,“X”来源于“TEDX”。赛事规模从几人到几十人不等,比赛严格按照章程,“努力和卓越”是它的宗旨。

比赛优胜者和IndabaX组织者随后被邀请参加Indaba会议。在那里,两位幸运儿将从遍及全洲的“海报会议”中脱颖而出,得到赞助,前往全球顶级行业盛会NeurIPS。该活动的最终目标是使非洲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与西方的研究人员处于平等地位。

“现在我们正在报道这场活动。你会看到在NeurIPS有一个(Indaba)代表团,他们和其他研究者处于平等地位,”Marivate表示,“他们不是在说‘哦,这些非洲人,我们应该带他们来’,而是平等地坐在桌边”。

相关报道:https://onezero.medium.com/africa-is-building-an-a-i-industry-that-doesnt-look-like-silicon-valley-72198eba706d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