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吹捧了!Waymo“糗大了”

对于waymo“可能没有随车安全的陪同” “自动驾驶汽车无需手动控制就能达到政府的安全标准”等一系列大胆的表示,是否就真的“安全”了呢?

作者 / 高工调查 出品 / 公众号“高工智能汽车”(ID:GGAI-AV)

昨天,关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 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的一封邮件副本“充斥网络”,大致意思是:公司已向其客户发送了一则推广信息“他们的下一次行程,可能没有随车安全员的陪同”。

一些人“狂欢”,Waymo似乎已经在自动驾驶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才敢向客户发出如此大胆的邀请。

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几个月前,Waymo宣布获得在美国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发放的首个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测试许可证,这是第一家取得此类测试许可的公司。

牌照意味着,允许Waymo的无人驾驶车(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员)在加州的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

然而,在向真正量产(看看之前和两家主机厂签订的车辆采购合同,真正兑现的有多少?超过8万多辆订单到2020年执行完毕,目前跑在路上不到1000辆)的道路上,Waymo仍处于“围城”之中,无论是政策监管、内部管理还是技术障碍方面。

还记得一年前,Waymo的CEO约翰·科拉菲克(John Krafcik)对外表示,具有高级自动驾驶能力的汽车实现普遍化需要几十年时间。

科拉菲克甚至公开表态,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进展“真的、真的很难。”,并且仍处于技术的实验阶段。这也是为什么Waymo仍在美国不断游说监管机构放宽监管的原因。

8月28日,这家自动驾驶汽车公司给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写了一封信,鼓励该机构“以所有合理的速度采取行动”,采用政府测试非常规车辆的新规则。

Waymo敦促联邦监管机构“迅速”消除可能干扰生产没有方向盘或刹车踏板等手动控制装置的自动驾驶汽车的监管障碍。

Waymo在信中表示:“我们敦促NHTSA迅速采取行动,清除该机构认定的监管障碍。”监管修订将确保无人驾驶汽车的及时部署,而无需手动控制。

目前的安全标准要求车辆进行手动控制,以便监管机构进行合规测试。但汽车制造商认为,这些标准需要对那些不需要人为控制的汽车进行重写。

Waymo针对NHTSA的通知提交了一份12页的信函,声称自动驾驶汽车无需手动控制就能达到政府的安全标准。

“Waymo有理由相信,目前规定的性能可以在没有方向盘的情况下得到客观、可重复和可再现的演示,”该公司在信中写道,“因此,需要改变的只是测试方法,而不是测试指标。”

长期以来,安全一直被强调为该公司的首要任务,声称其技术可以帮助消除伴随传统驾驶而来的人为错误。但一些安全倡导者担心政府修订法规的速度过快。他们告诉NHTSA,当行业中存在太多未知因素时,没有必要迅速改变现有的规则。

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考虑了各种新方案,以测试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性。其中包括让工程师通过某种远程控制,也就是所谓的“远程操作”,在外部操作车辆。

但Waymo告诉NHTSA,这种类型的测试方法是“不切实际的”,可能会使该技术容易受到外部攻击。(Waymo为了防止网络安全事件,采取的是切掉外部网络连接的最保守方式。)

该公司在信中写道:“引入(自动驾驶汽车的)原始设计中没有提供的外部控制能力,将需要进行根本性的设计更改,从而通过向恶意入侵开放架构,引入不必要的安全问题……”

Waymo的自动驾驶测试运营征程是从2016年开始的,彼时该公司在亚利桑那州开设了第一个测试和运营中心。从那以后,公司加大了测试力度,并推出了一个早期的试乘项目。

去年12月,该公司推出了商业自动驾驶汽车服务和配套应用Waymo One。Waymo One标志着该公司开始开放其服务。

最近,Waymo在凤凰城地区开设了另一个技术服务中心,准备将其能力提高一倍,并发展其商业车队规模。虽然无人驾驶的Waymo车辆会定期被“公众”发现,但它们从未被用于公开接送公众百姓。

现在看来,Waymo仍有许多问题要解决。目前还不清楚将来会有多少无人驾驶车,也不清楚Waymo会对它们施加什么样的限制。

在扩展到更复杂的情况之前,它们可能会在更简单、受控的环境中运行数月。也正是Waymo推出真正商业化自动驾驶的时间比预期长,导致摩根士丹利此前的分析师将该公司的估值下调了40%。

摩根士丹利将Waymo的估值从1,750亿美元下调至1,050亿美元。“过去一年,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遇到了一系列障碍。最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低估了安全驾驶员可能在车内待的时间,也低估了Robotaxi服务推出的时间。”

摩根士丹利表示,降低其估值的最大因素是,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比预期的要慢,拼车服务的亏损将继续扩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安全驾驶员的持续需求。

或许,是对估值被下调的应对举措,Waymo才以这种方式“曝光”无人驾驶服务即将推出。要知道,Waymo可能正处于对外融资的关键时刻。

在合作伙伴方面,Waymo似乎也有不少问题。一方面,Waymo需要汽车制造商的支持,另一方面合作推进并不顺利。

Waymo此前的合作伙伴之一FCA,也在今年宣布与Aurora合作开发自动驾驶汽车。FCA将整合Aurora自动驾驶平台,实现L4级量产。此前,FCA曾和Waymo商议基于Waymo自动驾驶技术授权许可的方式,将其应用于FCA对外销售的新车(但似乎不了了之)。

虽然Aurora的知名度可能不如Waymo,但应该知道,它是由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创立,在谷歌母公司分拆Waymo之前,他曾领导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

而在车辆采购及改装方面,现在3年时间已到,FCA只提供了数百辆车,原因在于Waymo的商业化进程不顺利。

随后,Waymo宣布与雷诺-日产联盟签署协议,三方建立伙伴关系,将在法国和日本开展“移动出行服务”。(然而,去年开始雷诺-日产联盟发生了太多变故,合作进展也被打乱)

与此同时,Waymo内部管理也被“暴露”出很多问题。

一些员工反馈,这家公司没有真正的“领导”,公司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它已经迷失了方向,需要从头再来。我们正在经历一些成长的痛苦,因为我们试图扩大一切。

不诚实和虚假信息是软件质量运营团队的管理方式,一些全职Waymo员工抱怨软件质量运营部门的员工被迫减薪。(这或许也是此前传出Waymo要对外融资的消息)

与其他初创公司一样,Waymo的员工也有基于股票的薪酬。然而,在这里你不被允许知道你的股票代表公司的多少股份。此外,Waymo一直以来都有比较严重的股权兑现问题。

有知情人士表示,Waymo内部正与围绕文化和透明度问题的成长之痛作斗争,并且关键是,很多时候公司的计划时间表是不现实的和过于乐观的。虽然公司尽其所能去平衡它,但在很多方面,它仍然只是一家初创公司,所以很多流程还没有形成。

此外,Waymo还有一家外包公司,叫Adecco,负责管理大概有几百位Waymo临时合同工,待遇比正式工要低,而且工作并不稳定。(这是谷歌一贯的操作方式,约有一半的员工是合同工,他们享受不到与直接员工相同的福利)

这家外包公司的主要职责是负责自动驾驶汽车每天6-8小时的自动驾驶模式操作和评估,包括收集数据和提供反馈。

在谷歌(包括Waymo)除了拥有正式员工外,还雇佣了大量戴着红色标牌的合同工。他们负责编写代码、处理销售电话、招聘员工、在YouTube上播放视频、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甚至管理整个团队。

去年,一位查看过公司内部数据库数据的人士说,今年早些时候,这些承包商的员工人数在公司20年历史上首次超过了直接员工。

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依然存在。在美国,苹果、Facebook等现金充裕的上市公司也依赖于源源不断的承包商。他们希望通过保持比老牌企业巨头更少的正式员工数量,继续获得可观的收益。

但显而易见,临时工正在负责自动驾驶的代码、测试等工作,但这些人在工作中又没有发言权。

谷歌给这些机构起了个名字:TVCs,或者“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包括Adecco Group AG(Waymo临时工主要来自这里)、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 Corp.和Randstad NV。谷歌拒绝透露该公司使用了多少家机构。

一些知情人士透露,谷歌正在讨论合同工的问题,一些外部公益组织都对谷歌的非全职员工感到担忧。“即使你做的是同样的工作,人们也会看不起你,”一位为谷歌服务了两年、管理多名临时工的承包商表示。

此外,在首席财务官鲁思•波拉特上任后,Alphabet收紧了一度随心所欲的支出。多年来,谷歌承包商的涌入随着公司投资重点的改变而改变,从而节省成本开支,尤其是对一些没有盈利的项目(这也说明凡是配置了临时工的项目,都存在随时调整业务的可能性,包括Waymo)。

目前,《高工智能汽车》从Waymo的一些员工处了解到很多此前没有对外的信息,这些员工甚至明确表态:

1、你今天做的工作和它的影响之间有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这些(无人驾驶)汽车在未来20多年都不会产生真正的影响,但公司现在也在放慢脚步,变得非常谨慎,所以你的代码在几个月到几年都不会发布。

2、所有看起来很酷(包括对外宣传)的模拟人生(指的Waymo的虚拟仿真)、传感器和软件代码,我们深陷在修修补补之中。

3、最好的阶段已经远去。很少有谷歌(母公司另外一家公司)人还在这个团队里,这里的工作越来越无聊。对于管理层,一些员工表示,目标完全是靠“魅力”创造出来的。当项目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时,目标只是继续前进,没有责任感和诚实态度。

对于临时工,一些人表示,承包商(红色工牌)和非承包商(白色工牌)之间有明显的区别。有时承包商做的工作和管理可能和他们的白色工牌经理做的一样多。

但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你的雇主仍然是Adecco,而你的工资可能还不到白徽章员工工资的一半。另外,如果你足够幸运并且有天赋的话,两年后你将会成为一名白徽章员工。如果时机不对,你就会被扫地出门,而他们会继续雇用新员工来取代你。

这是一个艰难的处境。一旦你在谷歌(Waymo)工作,好处是可以获得的经验将是非常棒的。看着你已经开始做的项目被移交给你刚刚培训过的新人(接手你的工作)是很困难的。

承包商约占整个公司的50%,他们是Waymo无人驾驶汽车项目迄今取得进展的部分原因,然而,他们不被允许参加全公司的会议,这里存在明显的分歧,因为承包商的员工不是Waymo的正式雇员。

一位临时工甚至表示,在Waymo工作并体验了承包商的经历之后,谷歌是一个“不作恶”、拥有伟大诚信的地方的想法只不过是一个童话。

当然,在《高工智能汽车》看来,Waymo的很多问题是整个行业的共性问题,但不意味着Waymo真的是自动驾驶的领头羊。“内部的动荡”,恰恰是行业内其他竞争对手的最佳“挖角”机会。

要知道,几年前Waymo的一次股权激励的兑现,致使一批核心骨干离职创业,成为了Waymo的竞争对手。今天,Waymo的危机感不亚于其他企业。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勇士,但未必是最后的胜者!

本文已注明来源和出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您可以告知我们(点击此处)

参与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